• 客服热线:010-56531863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您当前的位置:发电太阳能发电光伏正文
    受限于电网调峰消纳 中东部省份光伏装机规模进入调控
    2019-07-10 10:10:36 来源:CE5E能源咨询网

    近日,光伏們获悉,华东某光伏大省数地市电网公司下达了内部通知,因调峰问题,暂停新增工商业分布式与地面光伏电站备案。在2019年光伏竞价规模确定之后,该省的火电调峰几乎到达了极限。

    光伏大省的“困扰”:调峰与消纳

    自2014年中国光伏电站投资热潮从西部转向东部后,河北、山东、江苏、安徽、河南、浙江等省份成为新的光伏投资热点地区,装机规模也屡创新高。

    山东在春节期间停掉光伏、风电出力已经好几年了。之前按照《山东省太阳能“十三五”发展规划》,2020年山东光伏装机10GW,其中光伏扶贫3GW,领跑者基地3GW。事实上,根据国家能源局数据,截止2019年第一季度,山东光伏电站累计装机已近13.96GW,成为全国光伏电站累计规模最大的省份。因此,山东面临了巨大的电网调峰、消纳压力。

    此外,山东还需接收“外电入鲁”特高压通道输送过来的电量。其中,扎鲁特~青州±800千伏特高压主要输送来自白城、兴安盟以及通辽共计3GW左右的风电基地所发电量;内蒙古上海庙~山东临沂±800千伏特高压针对的是巴盟、乌盟以及鄂尔多斯地区的电量装机,根据国家能源局批复,该特高压通道一期将配套4GW可再生能源项目,包括3.8GW风电以及200MW光伏。

    2014年,为缓解山东供电紧张的形式,“外电入鲁”项目正式获国家批复,这三条通道分别为锡盟—山东特高压交流工程、上海庙—山东特高压直流工程和榆横—山东特高压交流工程。然而,近几年,随着山东可再生能源局装机规模的迅速扩大,加之外电入鲁的压力,调峰已经成为限制山东新增发电装机的重要因素。

    早在2017年,国网山东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近几年,山东电网的基础负荷并没有大的增长,也给电网调峰带来了困难,间接的不利于新能源的消纳。

    实际上,当前面临这种“窘境”的不止是山东。据光伏們了解,在此次竞价中,经过各部门的协商,最终江苏电力公司给位于苏南的在建工商业分布式光伏电站开具了消纳意见函,而那些位于苏南地区的分布式电站则有一部分被“拒之门外”。从江苏省的经济发展形势看,苏南地区经济发达,是明显的负荷中心。

    在江苏省光伏发电装机飙升至13.69GW,仅次于山东位居全国第二之后,这个工商业大省对新能源电力消纳也有了“力不从心”的迹象。

    \

    此次光伏竞价中,因涉及消纳问题,浙江电力公司下属的分布式光伏投资公司——国网综合能源服务公司的一个工商业分布式光伏项目未获得当地供电公司的消纳批复,进而被“淘汰”出局;在光伏們此前的报道中,安徽皖北地区也陆续出现了电力接入困难的情况。

    另外,在已电力过剩的东北地区,尽管光照资源丰富,但电网的消纳空间几乎已满。光伏們了解到,辽宁省允许存量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参与2019年竞价之后,对2019-2021年三年的光伏装机规模进行了规划,包括已批复的1.28GW平价项目、约230MW光伏竞价项目、阜新500MW光伏平价资源项目以及朝阳通威、晶澳共计500MW的平价储备项目。这意味着,这三年辽宁光伏装机总规模约为2.5GW左右。

    消纳空间——新能源发展主要矛盾的转移

    自从西部地区频发限电之后,光伏装机的重点便转移至中东部的山东、江苏、安徽、浙江等地区。这些地区工商业发达,用电负荷大,天然具备消纳光伏电力的潜力。然而,几年之后,全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规模TOP 5的省份分别为山东、江苏、河北、浙江以及安徽。新疆、宁夏、青海等曾经的光伏“大省”已被远远抛在后面。从上表可以看出,截止2019年第一季度,上述六个中东部省份的光伏装机规模已占全国总装机的40%左右。

    在全国电力需求增长缓慢的情况下,“猛增”的新能源装机正给电网的消纳与调峰带来了严峻的考验。近几年,包括山东在内的中东部省份也陆续出台了电力辅助服务市场运营规则,试图通过市场机制对火电的调峰进行补偿,所有的光伏企业、核电,火电企业都要对参与实施的调峰企业进行补偿。这也从侧面反应出,当前电网的基础建设与新能源规模快速增长所带来的矛盾。

    目前电网就像个一个大水池,一边出水,一边输水。在出水量增长缓慢的情况下,如果输水量增加太大,水就会从池子里溢出来。那么,水池的管理员就势必要限制入水口的水量。

    如果要解决这个问题,在出水口的水量无法大幅增加的前提下,一方面在旁边挖个小蓄水池,暂时多的水可以先存起来,出水口的量大了以后再使用小蓄水池的水;另一方面可以把不同(省市地区)的水池连起来,多余的水输送隔壁的水池中,增加省间调度,以保持水面平衡。

    事实上,以上的情况在国家政策指导中早已启动了试点运行。电力现货市场建设试点以及跨区、跨省的现货交易等方式,通过跨省的模式试图在更大的范围内实现新能源的接纳。目前,国网公司已经建设了跨省区的现货交易平台,为新能源的消纳提供了参考。

    从十年前的高度电成本,到五年前的西部限电,到近年来土地成本增加以及补贴拖欠,再到如今的电网消纳空间,新能源在发展的不同阶段会遇到不同的矛盾。当下,更重要的是,如何通过技术、模式创新输出对电网友好的新能源电力,所以,从角色扮演上看,电网应该是新能源发展必须去考虑的环节,而不是附加的服务角色。


    CE5E能源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