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服热线:010-56531863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您当前的位置:发电火电煤电正文
    2018冬季动力煤主产地及环渤海港口调研总结
    2018-11-08 11:02:06 来源:CE5E能源咨询网

    一、调研概况

    2018年10月27日—2018年11月3日,由中电投先融期货和七禾网、七禾上海联合主办的“2018冬季动力煤主产地和环渤海港口调研”活动,历经鄂尔多斯—神木—府谷—五寨—朔州—大同—秦皇岛—京唐港—曹妃甸—唐山,通过走访晋陕蒙主产地煤炭生产贸易企业、交易中心、网络平台、集运站及环渤海主要港口,深入了解环保督查对煤矿生产的影响、产地产能及产量变化、煤管票的发放及管理、贸易商发运成本与港口售价倒挂问题、运输中转环节的主要变化,以及各方对后期煤价走势的看法。

    二、关注的主要问题

    (一)环保督查“回头看”导致陕西山西坑口煤价坚挺

    5月30日—7月7日,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查“回头看”6个督查组,分别进驻黑龙江、河北、河南、内蒙古、宁夏、江苏、江西、广东、广西及云南等10省区。其中,内蒙古作为动力煤主产地之一,在6月6日—7月6日接受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查组为期一个月的环保督查“回头看”,地方政府在此期间也积极配合检查,加大督查力度。具体来看,本次环保督查回头看对鄂尔多斯地区6-7月份煤矿生产影响较大,主要表现为:一是部分环保不达标的煤矿主动停产或减产,尤其是小煤矿无法承担上新环保设备所需投入的资金及时间成本,停产情况较多;二是露天矿需加盖喷淋设备、搭建煤棚存煤;三是矿区至国道的路面全部硬化为柏油或水泥路面。

    10月底,第二批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查“回头看”全面启动,5个督察组陆续进驻山西、辽宁、吉林、安徽、山东、湖北、湖南、四川、贵州、陕西等10个省份(没有内蒙)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督查“回头看”工作。调研组抵达陕西榆林的当天,恰逢环保督查工作组进驻陕西。据了解,受环保常态化的影响,陕西近一半煤矿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对产量影响较大,部分煤矿在夜间开工生产,并通过水洗道路来迎接环保检查。

    2017年下半年,山西省环保要求“原煤不露天,精煤不落地”,2018年坑口和集运站禁止煤炭露天堆放,须根据煤矿实际需要建设筒仓或搭建煤棚,已成为环保对产地的新要求。在我们走访的过程中发现,这一要求对不同地区煤矿和集运站的影响各有不同。例如,我们走访的鄂尔多斯某煤矿,筒仓设备在几年前就已建成,实现完全封闭式储存并进行规范化管理,因此今年环保的新要求对该企业的库容能力基本没有产生影响。然而在陕西、山西地区,部分煤矿曾经是筒仓与露天堆场并存的状况,一旦筒仓发生顶仓,则可将多余的库存转移至露天堆场,但新要求下露天堆场被取消,为避免发生顶仓影响到井下的各个生产环节,煤矿不敢过份抬高销售价格(也有观点认为:环保从严产地有效库容显著降低,在煤价下行期供应弹性放大,以销定产、主动减产的现象更加普遍;由于煤价高利润丰厚,煤矿普遍处于满产状态,煤价上行期增产空间有限、供应弹性减弱)。另外,晋北地区中小发运站基本已搭建煤棚,但大型发运站考虑到投资和建设周期的问题,目前煤棚建设仍处于论证阶段,计划在明年搭建,煤棚规划可根据实际需求确定高度和宽度,基本可实现对堆存能力不产生影响。但是,部分煤种装车前可在集运站进行配煤,如果搭建煤棚,集运站配煤将受到影响。

    (二)主产地产能增加不及预期但存在超产现象

    根据国家能源局2018年第10号公告,截至2018年6月底,安全生产许可证等证照齐全的生产煤矿3816处,产能34.91亿吨/年。环比2017年年底,2018年上半年证照手续齐全的生产煤矿产能增加1.55亿吨/年。从地区分布看,新增产能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其中,主产地“三西”地区新增产能数量占比近一半。新疆地区增产幅度最大,半年内新增产能7995万吨;山西省新增产能4325万吨;陕西省新增产能2354万吨;内蒙古地区新增产能780万吨,增量不明显。从结构看,新增产能基本集中在地方煤矿。

    年初发改委曾号召“三西”地区2018年增加2.5亿吨产能,其中内蒙古、山西分别增产1亿吨,陕西增产5000万吨。从我们调研以及分析国家能源局公告新增产能结构,主产煤省上半年新增产能不及预期,但下半年有好转,内蒙古地区预计2018年新增优质产能3560万吨。其中通过置换核增煤矿6座,产能1700万吨;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新增煤矿4座,产能1860万吨。这些新增产能基本集中在下半年释放。陕西省今年新增产能基本集中在榆林地区,以调研单位为例,今年释放800-1000万吨新增产能,明年可能加快。但同时,陕西超能力生产现象较为普遍。以调研单位为例,下属3个主要煤矿均存在超产行为,具体为:煤矿N设计产能2000万吨,实际产出2200万吨;煤矿H设计产能1600万吨,实际产出1800万吨;煤矿Z设计产能1000万吨,实际产出1100万吨。2019年计划新增产能2200万吨,预计产量释放可达3000万吨。

    (三)煤管票的发放及管理

    目前陕蒙两地仍在实行煤管票,山西无煤管票。煤管票是煤炭经营销售必须取得的专用许可证,由各地煤管局按月发放。没有专用的煤管票而经销煤炭属于违法行为。

    鄂尔多斯地区煤管票额度按产能的110%以内进行浮动核定,每月25日前后可领取下月煤管票,当月未用完额度可结转至下月使用。

    榆林地区煤管票额度按产能的100%进行核定,无浮动。

    晋北地区无煤管票政策,但11月15日起进行带货票管理,只要是公路通行货车都需要货票,煤矿超产及“黑煤”将得到遏制,同时统计数据的准确性也将得到有效监管。据了解,这一机制在山西地区一直存在并已常态化,但由于执行力度不大且持续性不强,导致实际效力十分有限。

    (四)公路治超、铁路运力释放好于预期

    公路运输方面,调研组在蒙西、陕西、山西沿途并没有看到拥堵状况,也基本不存在超载现象。

    铁路运输方面,2018年初,铁路部门计划新增煤炭运力2亿吨,其中面向沿海方向计划增加1.5亿吨。针对环渤海地区的铁路运输“瓶颈”问题得到明显改善。预计蒙冀铁路今年实际增量有望达到4000万吨左右,到年底将实现日均30万吨以上的煤炭运输能力;大秦线新增煤炭运量2000万吨左右达到4.5亿吨;朔黄线可以新增煤炭运量2000万吨左右达到3.2亿吨;其它线路如瓦日铁路、兰渝铁路等增量超过3000万吨。蒙冀线2019年将再增5000万吨至1亿吨。

    “公转铁”是政策倡导的方向,具体实行还要看条件,不能采取“一刀切”,铁路运力供应不足时还是需要通过公路运输补充。

    (五)货源向曹妃甸港转移且港口竞争不断加剧

    港口方面,秦皇岛港、京唐港和曹妃甸港是大秦线沿线的主要调入港口,近年来,由于港口间竞争的不断加剧,各港口港杂费(港口作业包干费)不断下调。同时,港口间港杂费的差异也抹平了不同港口因运距差异而带来的运输成本差异。具体来看,三西地区资源调入港口的铁路运费按照运输距离远近,按秦皇岛港—京唐港—曹妃甸港的顺序依次递增,运费差额分别为6元/吨和3元/吨;而港杂费则按照以上顺序依次递减,分别为秦皇岛港23.5元/吨,京唐港17.5元/吨,曹妃甸港14.5元/吨。

    因秦皇岛市调整定位为国际旅游城市,秦皇岛港将逐步消减中转煤量,煤炭货源向曹妃甸港转移,致曹妃甸港煤炭库存大幅提高到900万吨水平。为提高港口周转效率,可能的结果一是曹妃甸进一步提高港杂费;二是计划明年将延滞堆存费提高至1元/吨/天。

    (六)贸易商发运成本倒挂常态化

    随着用电结构的变化和跨区送电的大力发展,电煤消费的重心逐渐从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地区转移;同时在冶金、化工等终端对产地成本的强力支撑下,根据我们行前的测算,今年大部分时间贸易商发运晋陕蒙三地动力煤至北方港口的价格均存在倒挂。

    从我们调研的情况看,目前贸易商从坑口发运到北方港的成本普遍存在倒挂,但倒挂程度有所不同。

    那么即使在倒挂的情况下,贸易商为何仍然坚持发运是值得思考的问题。据了解,每年贸易商需与铁总签订年度发运计划,并根据上一年的发运量制定下一年的配额。如果上年发运量减少,会直接影响到下一年发运配额的发放。

    三、后期煤价走势预判

    8月中旬以来晋陕蒙坑口煤价持续上涨至今,尤其是陕西的坑口动力煤价创新高。一是环保回头看致部分煤矿限产,二是地销持续较旺,说明内地电厂和水泥、冶金、化工需求较好。

    10月末神华采购招标价下降10-15元/吨,而公告11月度长协价5500大卡外销煤价则逆势上涨17元/吨。大型煤企通过垄断从市场采购现货,并将年度长协煤、月度长协煤及现货捆绑销售给电力企业。目前,六大发电集团正携手恳请发改委协调2019年电煤中长期合同签订事宜,要求解除四大矿的捆绑销售。如果国家发改委采纳电企意见,预计大型煤企将减少市场采购,市场煤的量将有所增多,价格中枢必然下移,电力企业的话语权也将得到提升。

    行情预判上,我们认为年底前煤价整体上大概率维持区间震荡走势。Q5500港口平仓价预计在630/640—670/680元/吨之间震荡,901合约预计波动空间在610-660元/吨。后期主要关注供暖负荷回升情况,以及10日进博会结束之后进口煤限制情况。


    CE5E能源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