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服热线:010-64123132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您当前的位置:输配电输配电工程正文
    特高压再夺魁 直流输电项目总投资 超2500亿元
    2018-01-09 11:00:57 来源:CE5E能源咨询网
    关键词:特高压项目

    1月8日,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公布。其中,“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工程”获得特等奖。

    这已是特高压第二次获得该奖。“特高压交流输电关键技术、成套设备及工程应用”曾摘下2012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据科技部网站,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技术是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送电距离最远、技术水平最先进的输电技术,是解决我国能源资源与电力负荷逆向分布问题、实施国家“西电东送”战略和电力跨区域大范围输送的核心技术。

    该技术由160多家单位联合攻关,攻克了特高电压、特大电流下的绝缘特性、电磁环境、设备研制、试验技术等世界级难题。其中第一完成人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南方电网公司专家委主任李立浧。

    1月8日,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特高压输电可比肩高铁,“特高压直流输电应该获得这一奖项。它是全世界中我国独有的技术,但推广起来比高铁更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初步统计发现,含示范工程在内,目前我国已建成13回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最长输电距离达2383公里,最大额定功率达1000万千瓦,总投资已超2500亿元。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目前骨干网架基本建完,特高压直流输电市场已近饱和,对输配电高端生产企业来说前景不太乐观,需走出去打开国外市场。

    年输电量超3000亿度

    我国对特高压的研究可追溯至“十五”期间。

    2005年2月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关于开展百万伏级交流、±80万伏级直流输电技术前期研究工作的通知》,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前期研究进入实质性阶段。

    李立浧接受央视采访时指出,特高压直流输电技术在过电压抑制与外绝缘配置、直流系统构建、直流设备研制、超大容量直流接入电网的安全稳定控制、试验体系建设和直流集成技术等六个方面攻克了世界级难题。2010年,特高压±800kV直流输电云南——广东、向家坝——上海两个国家级示范工程建成投产。

    中国电机工程学会推荐该项目的公示材料显示,两个示范工程至2016年12月输送清洁水电3092亿千瓦时,分别约为广州、上海2015年用电量的4倍和2倍。

    第一个正式工程则是2012年底投产的锦苏工程,起点四川西昌欲龙换流站,落点江苏苏州同里换流站;最大输送功率720万千瓦,全长2095公里。

    该获奖项目简介显示,特高压直流工程满足了我国东、中部地区的用电需求,推动西部资源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促进东西部地区协调发展,使西南水电、西北风电太阳能资源的集约开发和大范围消纳成为可能,为加速能源革命、实现能源绿色低碳发展、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奠定了技术基础。

    已建成9回特高压直流工程,输送总容量6360万千瓦,年输送电量超过3000亿千瓦时,其中清洁能源占比超过80%,每年减少东中部地区煤炭消耗1.7亿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2.6亿吨,是“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主要输电通道。后续规划建设11项工程,输送总容量约1亿千瓦。

    过去半年间,又有内蒙古锡盟-江苏泰州(锡泰)、内蒙古上海庙-山东临沂(上山)、云南大理-广东深圳(滇西北)、内蒙古扎鲁特-山东青州(扎青)等四个工程建成。

    林伯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特高压输电必须满足远距离和大容量两个条件,很多国家无法满足,加上国家与国家之间比较复杂,该技术对外推广起来比高铁更难。

    据国家电网消息,巴西是全球第二个拥有特高压直流技术的国家。当地时间2017年12月21日,由国家电网公司与巴西国家电力公司联合中标的巴西±800千伏美丽山特高压直流输电一期工程投运仪式举行。这条巴西第一条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全长约2076公里,输送容量400万千瓦。

    国内市场已近饱和

    特高压直流输电的国产化率也颇有亮点。

    据悉,向家坝-上海示范工程设备国产化率已达67%。到了锦苏工程,该比例提升至90%,且首次实现由国内负责特高压直流工程的成套设计。

    中国电器工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郭振岩曾参与“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800kV直流输电系统关键设备规范研究”。1月8日,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总体来看,特高压交直流输配电不存在对产业格局产生重大变革的颠覆性技术,但在主设备关键技术的可靠性和成本方面还存在持续改进的空间。”

    目前全球范围内,仅我国“±800kV特高压直流输电系统”、“1000kV特高压交流输电系统”处在商业运行阶段。综合来看,关键产品和装备的设计和制造能力相对处于国际领先水平,质量、大规模生产、长时间运行的一致性、稳定性和可靠性相对较高。

    “我国特高压直流输电相关技术装备的制造水平总体上处于世界先进水平,核心基础零部件、关键基础材料、关键共性基础工艺等方面的对外依存度相对不高。”郭振岩说,零部件与材料少量需要进口供应,产品质量和可靠性与国际领先水平还存在差距,国内采购价格对比国外进口相对较低;关键共性基础工艺有待进一步提高。

    但市场已趋饱和。1月8日,一位业内人士指出,经过近10年的发展,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骨干网架基本建完,新建需求很小,市场快饱和了。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国家电网公司原董事长刘振亚也于2017年9月公开表示,到2017年年底,纳入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四交四直”特高压工程将全部投产。2018年几乎无工程可干。

    林伯强分析称,特高压输电的建设要根据电力情况来部署。当年急需把西部的电送到东部,对特高压输电的需求比较急迫。现阶段每个省电力都过剩,电力公司都等着发电,对特高压输电的需求就没那么迫切,建设速度放缓。

    这就要求相关企业走出去打开国外市场。郭振岩表示,就目前来看,我国特高压输电的变压器、高压开关、绝缘子、避雷器、控制保护装备等方面的装备技术基本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产品在国内市场占绝对优势,国际市场占有率也在逐年提高。

    但在工程整体建设方面,与国际龙头企业相比还有一定差距。ABB、西门子、阿尔斯通等企业集系统设计到设备制造为一身,在国际直流输电领域多采用交钥匙工程方式,而国内系统设计和设备制造分别由不同的公司来完成,

    “因此,对国内设备制造企业而言,几乎没有机会参与由这些国际企业在国外承揽的直流工程。”郭振岩说。


    CE5E能源咨询网